中文版  |  English  |  ウェブサイト  |  한국의

OA入口
网游鼋头渚 :: 博客、游记推荐

夏游太湖鼋头渚

摘自博客http://blog.3608.com/article/1408.html

题记:说来汗颜,在无锡居住了如此久,但对太湖的名胜——鼋头渚知之甚少,与mgf、nickle同游太湖,却对其出处典故一知半解,实不能称之为导游,所幸大家醉翁之意不在酒,倒也得游玩之乐也……

玻璃窗外的天阴沉沉的,无聊之际,伸脖作笨鸭讨食状,寂寞无人的街道上湿漉漉的,看样子是下过雨了,天应该不热了吧,呆在沉闷的空调之中,我也只能凭着记忆妄自猜测着。“谁知道什么时候去太湖游玩最美丽?”给我们上企业网络的讲师早已换了一个话题。烟波浩淼,碧水三万六千顷,烟雨江南,难道不是在润无声的梅雨中赏析太湖最能接近江南吗?我摇着椅子,于是窗外那一片草坪就如流动的湖水一般在我眼前荡漾开来,可惜,这椅子存心和我作对,颤颤的,臻亮的钢管之下已满是裂纹,我只好作罢。老实听着讲师讲那片我熟悉得就像我血脉中流动的血液一般的太湖。

夜晚,难得坐在车上靠窗的位置,晚风从西面吹来,微微的腥味,该是群鱼跃水带出的气息吧,于是波光粼粼的“太湖晚归图”从我面前铺展开来,夕阳西下,船帆点点,渔曲飘忽,山水敷金,湖鸥翻飞,顽童戏水……仰望夜空,却只感到这如影相随的风儿呼呼地从脸上拂过,一切都朦胧起来,就像宝黛初会一样,我惊醒过来,这此情此景我在哪里见过!是的,只不过,那时,我们三人,Nickle,MGF和我,是在仟禧年6月26号来到这幅挂在鼋头渚一间画室的画前的,画上铺满了夕阳的余辉,橙红中一片祥和……而我,则在一边解释着那水乡的温柔与缠绵……

匆忙中,大家忙着办各种离校手续,一停下来,就是吃喝,喝完了就是抱头痛哭,认识MGF不知道有没有一个月,但已熟得形影不离,我们说,这样不行啊,还是出去走走吧,于是大家一直对着自己的行程安排,25号有了结果,去太平南路的售票处买了票,路程也不尴不尬的,说了半天打的,也最后坚持到了肯德基,商量了一下要带的东西,约定了时间,因为有事,我们还是很早就分开了。

因为是买的是5:48的火车,我们4点半就开始从宿舍里出来,外面漆黑一片,看见了MGF,背着一个大得足以满足逃难需求的背包,而我和nickle手里只拿着一大叠计算机报,傻乎乎地嘲笑她,最后落得个背夫的下场,因为我不舒服,一天下来,也都是nickle背的。到了南京站,想不到那班车晚点,等到6点多的时候,我们才听见火车进站的消息,不过,觉得很可惜的是,pear也在今天到苏州去,因为同行,却没有同车相聊,甚为遗憾。

到无锡的时候,也就8点15分,时间还早,我轻车熟路地找了一辆有空调的旅行大巴(我是本地人,说一口本地话讨价还价与问路都有想象不到的方便,而且,我们忽略了一点:天气!实在是太热了),直奔鼋头渚——我们此行的目的地。因为不是节假日,宽敞的车厢里就4、5个人,一路风景介绍过去,胡吹一通,有被戳穿的,但大多数听起来也像那么回事,所以也就不觉单调,从车站到景区25分钟的路程一眨眼就过去了。

“风景绝佳处,毕竟在鼋头”,记得在小学春游,鼋头渚是必到的(还有蠡园——范蠡与西施功成引退泛舟太湖的别墅),但那时印象中只有大家围在一起打牌,和在山上捉迷藏,对鼋头渚最美的,带有灵气的湖水是熟视无睹的,从小学5年级开始,再也没有来过这里,后来那种“风荡云容不成雪,柳偷春色影冲寒。湖边艇子冲烟去,天畔青山隔雨看”的湖光山色还是从电视中陆陆续续欣赏到的,惊鸿一瞥,但那种似曾相识灵犀相通,一下子就可以把太湖水和其他地方的水分辨出来,也算一种血脉相连吧。

其实在没有进鼋头渚正门,就已能望见太湖了,旅游车在太湖乐园站停一会儿后,就直接开往鼋头渚了,但突然间想起,从正门到景区,路特别长,我问了一下,现在已没有车可以直接开进去了,但在门口有小车带你进去,所以倒也心安地等着。车直接停在了正门口,下了车,我和nickle还开了一会儿玩笑:爬进去!但我还是买了票(一张45元,但大家可以买35元的,如果是爬墙进去的,因为里面的娱乐设施都需要用到那张门票的副联,包括到三山仙岛的船票),果然,顺着门口检票员的指引,我们就在100米处看见了定时开出的由4节车厢连接而成的“小火车”,因为不是节假日,车很空,穿过一条很长的林间小道后,车子就把我们带到了去三山的渡口。

说起三山,现在公园把她称为三山仙岛,记得以前是没有这种说法的,也算是近期开出的旅游景点吧,因其醉卧水中,只露三个害羞的山头,又因中间呈狭长状,三石中者巨,从湖边遥望,非灵鳖那又为何物?山上郁郁葱葱,有如烟霭弥漫,三山若隐若现,倒也不坠了仙岛之名,我们从湖边遥望,烟波浩淼之中三山沉思,四周寂静无声,唯听湖水拍岸,倒也和nickle吹了一通豪言壮志,见船离岸,才呈恍然状:先游三山!

登上三山,就听得唢呐声声,原来是抬轿拍照的轿夫在招揽游客,我们也没有停留,直接随前面的游客向鳖背(第二座岛)走去。未曾经过廊桥,就听的前面的游客一片惊叫之声,夹杂着欣喜,我们忙赶上围观,原来是一只调皮的猴子!早就听说三山上野猴成灾,今天才知顽猴之劣:一猴对一只铸铁香炉情有独钟,可惜一不小心摔了进去,土头灰脸地爬了出来;一猴坐在细枝之上,将其作为秋千,摇摆不停(记得当时我还摄得一张,照片现在在MGF那儿,本人也不知效果好坏);另一老猴坐在拱门前,给食物者过,也算是深谙“此路是我开”之土匪心理,要不是管理员用弹弓将其赶跑,也许真的要和几十万年前的“同类”斗智斗勇了,幸好,老猴很识相地换了地方,我们也算安全通过。

在岛上有一条“天街”,不知是仿照哪位诗人题的诗句布局的,明清的建筑,出售着一些手工制品,可惜都是俗物,我们也没有多大兴趣,直接向岛上佛寺行去。佛寺依山而建,并可见一座砖塔(没有了资料,我也记不清叫何名了),香火倒也挺胜的,袅袅之中我们给神像磕头,祈求一生的幸福,也在那里我们变得心事重重起来。不过,在岛的南部,我们见到了无数的石窟,古朴精细兼有之,惹得我们如顽童般在其中穿梭,并见到一挂瀑布从天而降,大小珍珠落玉盘般发出叮咚之声,最奇莫过于右侧有一石雕:两罗汉给一孩儿洗浴,泉水从上部淋下,整个小孩像在水中受难一样,我们莫衷一是,是升天还是受罚,但最后的决定是一定的:要叫MGF再次留下倩影,我们做两罗汉,可惜因为没有他人给我们摄,也只好带憾而去,现在想来甚是懊悔:要不又是经典中的经典。在石窟的前方空地,有一农家水车,借瀑布下冲之力,咕咕的不停转动,车走了光阴,转走了快乐,只剩下寂寞的沧桑,在阳光中微微摇晃。不过,在水车边满眼翠绿的田田荷花给了我们静坐的心情,清风徐来,清香阵阵,眺目远望,“洞庭山一抹,翠霭白云和”的意境倒也看出几分。后在回廊处品食(实在太多了,有时担心包沉,恨不得全叫她们进五藏庙,而又害怕担心待会儿吃不下无锡的小吃),nickle见一江南特有的渔船,正收帆停岸,也不知是落寞还是凝重,仰或江南在他们印象中就应这样,于是强将我置于一走廊窗前,将其作为我背景,拍了一张他们俩称为最精彩的留念,那时,我心中突然想起了那首词:江南好,风景就曾谙,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……

游太湖必到“包孕吴越”。我们弃舟登岸,沿着湖边小径向“太湖风景绝佳处”行去。途中,我们在那块“无锡太湖”的石刻处拍了一张合影,想不到也是我们众多照片中少数几张合影。登上鼋头,怪石林立,风助水势,惊涛拍岸,山水交融,身后松涛阵阵,疑是天上楼阁,nickle与mgf相扶向“包孕吴越”石刻走去,因其落脚处甚难,始终无法拍摄,后我们索性放心玩耍,泼水相戏,和太湖作古怪状合影,想来也前无古人了吧。

因时间有限,我们没有向前游玩,在一个艺人处给mgf刻了一个留念挂件(玻璃葫芦),记得上面刻了这样一句:涛、竞和芳同游太湖。不知mgf是否还保存着?

我们是从另外一条小径返回的,却发现居然别有洞天:不知何年种植的毛竹清秀挺拔,刺青问天,林间潮湿凉爽的山风吹过,我们大呼过瘾,一路小跑,最后坐穿梭在林间的单轨高架车返回公园出口(如果你买的是35元的门票,你需要返回到原来坐的公园穿梭车出公园)。很顺利坐公交车返回市中心,路上见到蠡园园门紧闭,不由对范蠡与西施的动人传说浮想联翩,不知身在何处。

游太湖不能不去品尝无锡小笼包,估计也是我们nickle此行最大的目的,我们在胜利门下车,打的直接去了“王兴记馄饨店”——无锡最正宗的百年老店,一顿豪吃,大快朵颐。

15点45分,我们坐660次火车返回南京。不过现在想来却毫无印象,也许过一会儿到南京的事太深刻了:我和nickle两个班的同学在怡园吃最后